中  |  EN

菜单

产品试用

400-110-6266

搜索

版权所有©北京未尔锐创科技有限公司

关注微信公众号

电话:400-110-6266/010-62660808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天工大厦A座16层

邮箱:info@vire.cn

北京未尔锐创科技有限公司

感谢您关注我们的产品

为民族自强不息

为梦想坚持不懈

为客户创新不止

中美俄电子战能力评估

浏览量

 

导读:近年来,随着电子信息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快速发展和扩散,电子信息技术日益成为现代军事力量的重要支柱,电子战越来越成为现代大国军力竞争的核心和焦点。2019年11月,美国战略和预算评估中心(CSBA)发布了《Winning The Invisible War Gaining An Enduring U.S.Advantage In The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报告,对美国、俄罗斯、中国电子战能力进行了评估。

 

CSBA采用了由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安德鲁•马歇尔(Andrew Marshall)率先提出并领导国防部网络评估办公室历时40年开发的网络评估框架。研究首先分析了各国电子战战略,然后梳理各国发展现状并进行对比。

 

1、国家评估

 

1)中国

CSBA认为,中国自1990年以来不断提升电子信息技术在军事学说中的地位,2004年中国国防白皮书提出未来战争是“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2015中国国防白皮书强调“在信息化的局部战争中战斗”,2019年国防白皮书进一步将战争的下一阶段确定为“智能化”。

 

CSBA认为,中国希望建立一种能够不依赖单个装备的优异性能就能击败敌人的电子战的系统之系统(SoS),这反映了解放军系统战的概念。每个系统以及系统的组合的设计,都是为了产生预期的效果,并通过集中的、一致同意的决策来处理可能的威胁。指挥官在在行动开始之前通过信息和情报系统来分析情况,确定可能的行动方针及执行计划,包括可能的分支和后续行动。

 

根据系统战的概念,中国针对传感器和通信系统研发、部署了一套全面的电子战系统。该系统旨在抑制、降低、破坏或欺骗在无线电、雷达、微波、红外和光学频率范围内运行的敌方电子系统,以及敌对计算机和信息系统。该系统着重于击败美军,主要针对美国系统和运营中感知到的特定漏洞而设计。例如考虑到美国在西太对抗中十分依赖远程投送,有限基地又高度依赖于外部通讯线路并且都在中国远程精确武器范围内,因此中国将干扰或破坏美国的通信链接确定为优先事项。

中国远程传感器和武器网络

 

在组织方面,2015年中国重组了大部分收集和传播信息的部队,以及控制对手获取准确信息的部队,组建了新的战略支援部队(SSF)。SSF包括太空系统部和网络系统部两部分。太空系统部负责太空作业的几乎所有方面,包括卫星发射、跟踪、遥测和太空战。网络系统部由之前负责网络战、电子战、心理战和信息作战的单位组成。

 

SSF可进行战略信息支持,包括网络运营以及情报收集和发布。对于电子战行动而言,SSF还可进行战略情报破坏,包括在冲突初期“瘫痪敌人的作战系统”和“破坏敌方的作战指挥系统”。与仅专注于网络的美国网络司令部不同,SSF包括太空、网络和电子战能力,它还负责组织、训练和装备战略性网络和电子战部队。

 

2)俄罗斯

俄罗斯军事作战理念的发展比中国更有活力,其新思想来源于俄罗斯军队不断的试验、实战经验以及大规模演习。在叙利亚和乌克兰开发的新的电子和网络战以及局部精确侦察和打击的新方法,通过不断发展的远程打击、威慑力、信息战概念补充到了俄罗斯武装部队作战理论中。

 

俄罗斯军事领导人的权威著作认为,电子战是通过信息战在作战和战略上获得对对立军队的信息优势的关键因素。俄罗斯军队寻求建立一种全面的电子战的系统之系统,旨在全面击败美军的C4ISR网络。

 

俄罗斯电子战人员和装备,主要分为以下三类:(1)军事区的电子战资产、武装部队及武器;(2)KTK(综合技术控制)系统中的电子战资产;(3)战略无线电干扰系统的电子战资产。

 

俄罗斯军队的大多数电子战人员和装备都属于第一类,其分发给陆军电子战旅、电子战飞机连以及个别的船只或飞机。KTK系统是所有电子战部门中的平行组织,负责频谱管理和监视、发射控制(EMCON)和信息保证。战略性无线电干扰系统的目的尚未得到很好的了解。

 

尽管电子战能力和操作员分布在整个俄罗斯武装部队中,但它们基本上被组织为操作独立电子战系统的特种电子战部队。俄罗斯陆军的专用电子战旅与其他功能旅并驾齐驱,是每个师的组成部分。在船舶和飞机中队中,电子战人员被组织为操作无人机和其他独立电子战系统的组,而不是被纳入舰队或飞机机组人员中。通常,船上和飞机上集成的电子战设备的能力不及与其相关的电子战部队操作的系统。

俄罗斯武装部队电子战部队的组织

 

自2009年以来,俄罗斯军队对其电子战部队和能力进行了重大改革。在过去的十年中,俄罗斯武装部队对其电子战部队中80%至90%的装备进行了现代化改造,预计到2020年将取代2009年以前70%的系统。目前,俄罗斯军方已经装备了多种车载干扰器和被动式传感器,覆盖了相关的射频(RF)和可见光谱。这些系统大多被设计成在狭窄的频率范围内执行单一功能。虽然已经现代化了,但俄罗斯的许多新电子战系统只是苏联技术的升级版。此外,大多数飞机和舰载电子战系统是用于自卫,而不是针对敌人的传感器或通信系统进行攻击。

 

俄罗斯电子战部队正在装备少量新技术,包括基于无人机的干扰器和传感器、精确制导弹药(PGM)干扰器和广域高频(HF)干扰器。俄罗斯电子战部队也正在部署电子战指挥控制(C2)系统,设计用于协调电子战行动的计划,但他们并不打算进行自动的、实时的频谱管理和电磁频谱发射控制,就像美国军方电磁作战管理(EMBM)系统正在追求的一样。

 

3)美国

美国国防部于2013年发布了电磁频谱战略,并于2017年发布了电子战策略。2018年,美国国防战略报告(NDS)又设计了一种新的态势模型,使美军接近潜在的对手和目标,并可以进行迅速干预。在该模型中,力量部署分为两层,外层为接触层,该层定期与盟友和对手互动。它将在发生冲突时首先作出反应。内层为缓冲层,是在发生冲突时可以立即向接触层提供援助的部队。

模型将力量置于接触层、缓冲层

 

由美国国防部首席信息官(CIO)开发的电磁频谱战略设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愿景,即在需要的时候和需要的地方获得频谱接入,但只解决国防部内部以及国防部和平民用户之间的频谱管理。电子战战略为美国国防部电磁频谱运营确立了四个主要目标:

 

(1)目标1:组织电子战企业以确保EMS的优势。美国国防部建立了电子战执行委员会(EW EXCOMM)和电磁频谱跨职能团队(EMSO CFT),以监督和整合军事部门和作战支援机构为提高其获得和保持电磁频谱优势的能力而做出的各种努力。EW EXCOMM的成员和支持人员将其作为附带的职责,而EMSO CFT的成员是专职的。但是,EW EXCOMM和EMSO CFT缺乏俄罗斯武装部队电子战司令部或中国SSF的权限或专门的指挥结构。

 

(2)目标2:培训和教育21世纪的电子战和电磁频谱作战部队。在国防部中,电子战和电磁频谱操作的培训被委派给军事部门和机构,导致培训改进的进度不平衡。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和陆军都在不同程度上将电磁频谱训练纳入了对所有人员的基础和通用军事训练中,并且美国空军正在制定针对所有飞行员的训练计划。

 

(3)目标3:为部队配备敏捷、自适应和集成的电子战能力。国防部和美国国防工业在开发新的电子战和电磁频谱操作技术(特别是自适应、认知和多功能电子战和电磁频谱系统)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但是,由于美国军方的需求开发流程无法产生对新技术的需求,国防部面临着将这些新技术发展为采购项目的挑战。

 

(4)目标4:加强与行业、学术界、盟友和相关合作伙伴的伙伴关系。国防部通过北约电子战咨询委员会(NEWAC)和国家武装首长会议(CNAD)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盟友建立了稳固的电子战和电磁频谱操作关系。NEWAC负责需求的开发并监督北约的电子战政策、原则和指挥控制概念,还监督电子战对北约作战和演习的支持。

 

 

2、差异

 

美国与中俄在电子战和电磁频谱操作的战略和能力上的重大分歧,可以揭示美国国防部在追求电子战优势方面的挑战和机遇。以下详细介绍了美国、中国和俄罗斯军队之间关于电子战和电磁频谱操作的主要差异。

 

1)SoS体系结构VS杀戮网和任务指挥

中国采用一个综合的SoS系统去干扰敌人的指挥控制和递送信息的能力,而不是消耗消灭敌人。这被描述为系统战,它利用了中国的主场的信息优势。以SoS为中心的力量设计旨在提供冗余和坚固性,但是可能以牺牲灵活性和弹性为代价。尽管可能在冲突发生之前才组装全部队的SoS系统,但SoS系统和组件的设计是事先精心设计的,针对各种作战情况都有预案。

 

美国军队的设计方法也依赖于SoS体系结构,但与中俄不同的是,作为一支远征部队,美军无法建立高度冗余且具有弹性的SoS部队结构。由于尚不清楚未来冲突的地点、对手、盟军和美国部队,这要求部队设计具有灵活性。美国军事领导人将这种方法称为“杀戮网”,而不是传统的杀戮链。

 

俄罗斯军方试图在重要地区(如与白俄罗斯毗邻的西方军事区和北约波罗的海国家)建立静态、强大的电子战系统和危机应对系统。俄罗斯军队在叙利亚和乌克兰进行远征行动时,依靠联网的移动电子战和EMSO系统赢得信息对抗。但是,在国土和远征领域,俄罗斯电子战和电磁频谱操作能力的协调和整合能力低于中美。

 

中俄采用的指挥控制方法反映了科学的战争观。在系统战的概念下,中国指挥控制系统依靠事先经过分析并达成一致的战术,再通过预先架构的SoS实施指挥控制、火力、侦察和情报工作。俄罗斯的指挥控制方式是将权力下放给下属,但重视运用系统论的能力(一种基于建模和控制论的俄罗斯作战系统理论)来科学指挥部队并预测作战成果。这些指挥控制概念与美国军方的概念完全不同,后者将权力下放给下属,并且当与高级领导失去联系时依赖低级军官自身判断局势和遵循指挥官意图的能力来进行作战。这种方法在美国军事学说中被称为“任务指挥”。

 

2)专业化VS灵活性

中俄部署了各种各样的电子战系统,这些电子战系统主要用于解决某些类型的敌对能力甚至特定的系统。中俄的电子战系统和人员被组织成专门的电子战部队,并被分散到综合部队中进行准备和部署。结果,中俄部队部署了大量的电子战和特遣部队,这可能会限制中俄武装部队广泛采用诸如自适应电子战、网络化电子战等新技术的能力。

 

美国的电子战能力也被组织成专门的电子战部队,用于训练和行政目的,并分散到综合部队中进行准备和部署。与俄罗斯和中国军队相比,美军使用的电子战平台和系统的多样性要小得多,但是这些系统倾向于更具多功能性,以应对更广泛的威胁。美国电子战和电磁频谱操作系统的狭窄范围可能使美国军方更容易部署新的电子战和电磁频谱操作技术。

 

3)电子战VS电磁作战管理

由于中俄的潜在军事目标在附近,因此中俄的武装部队可以将其大部分电子战和传感器系统建立在自己的领土上,在那里通信将是可靠的,并且难以阻塞。因此,中国和俄罗斯军队可以预先计划其使用频谱,而无需实时协调电子战的运行、感知和通信。而美国作为一支远征军,美军期望通过JEMSO等概念和使用电磁作战管理系统,对频谱动态进行管理,并在电磁频谱中整合不同的行动。美国国防部正在寻求多种系统来实现这一目标,但相关系统尚未部署。

 

4)被动感应VS主动感应

中俄由于地利,可以采用无源传感器、高频雷达等设备,它们可以实现更大的检测范围并且还能避免位置暴露。而美国一般依赖主动的单基地雷达进行态势感知和防御并通过电磁通信来协调作战。

 

5)军民融合VS军事研发

中俄在较小程度上实现了军民融合或一体化,军事研发企业可以利用商业领域取得的技术进步。这将极大地扩展中俄军队的研究和发展范围,并可能导致中俄获得一些中俄民企与美国或欧洲组织合作开发的商业技术。而美欧民企一般十分抵制政府购买或共同开发技术。与中国和俄罗斯相比,美国军方的研发活动与智力资本之间的不对称性可能会阻碍美国国防部采用和开发新技术的能力。

 

 

小结

目前,电子战仍处于方兴未艾的阶段,各国都在积极探索未来电子战的模式及战法。本文对中美俄电子战发展战略、现状、特点进行梳理及总结,具有较好的参考价值。

 

主要参考资料

1.Winning The Invisible War Gaining An Enduring U.S.Advantage In The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

 

编辑声明:本平台发布部分内容来自公开资料或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和对真实性负责,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删除问题内容!